主持人在节目中的情感体现与尺度的把握

扫码手机阅读
用圣才电子书APP或微信扫一扫,在手机上阅读本文,也可分享给你的朋友。
评论(0
  (一)
  在探讨主题之前,大家有必要先明确这样一个问题:电视节目主持人为什么出现?有人说,是因为有电,继尔有了电视,所以就有了主持人......然而我想,还是因为有梦,有那么一个让更多的人知道自己,了解自己的愿望,同时,也梦想着能有一个能够了解更多人的想法的平台,所以,就有了我们的电视节目主持人。
  现在可以继续下一步的探讨了,那就是——主持人是谁?我们想要成为一个主持人,一个优秀的电视节目主持人,首先要清楚自己在节目中的身份定位。我们是传播者,但我们不是散播者。我们在电视中呈现出来的形象就是节目本身的形象。《新闻工作手册》是这样定义的:主持人在节目中处于主导地位,其主要职责是组织串联一次节目的各个部分,也可直接向受众传播信息。”其实一个有血有肉的主持人形象远远不止是这样简单的,有一个观点我是比较同意的,那就是“主持人好比是一位家庭聚会的主人,殷勤地操持款待嘉朋贵宾的一切事物。只不过,他(她)用来款待嘉宾的不是美味佳肴,而是制作精良的电视节目;他(她)的客人则是电视观众。主持人应有很好的政治理论素养,又有对生活、对生命的深切感悟,有善解人意的心性和机智,不张扬、不卖弄,同时注意平民化中的格调品位,能够积极汇聚集体的智慧,同时善于与谈话参与者沟通并及时有效地协调各方关系。”而实际上,电视节目主持人在英语中统称为Host,这个单词的意思与宴会、会议的主持人是同一个。”正因为此,主持人的情感表现理所当然地应该符合整个电视节目主题引导的气氛要求。可见,主持人的情感进程是直接影响节目的大体氛围的。
  观众的反应直接体现节目主旨的真正意义上的体现。而且,主持人的心理活动与受众的心理活动是相互影响的,正所谓:你轻松,受众就轻松;你紧张,受众就紧张。”这种影响体现为,主持人要先将受众的心理协调的理想的高度,所谓“以情感人”,就是运用有效的手段,以个人的感情涉入为第一步,然后推波助澜地感染嘉宾,最后波及现场观众的意志。关键在于能否将这种感染推广到一定的影响范围,并且做到收放自如。主持人在节目中的情感表现是至关重要的,它不仅是一个人的情感,而是整个传播途径中的一切受众的情感主线。
  (二)
  正因为上述观点,可以看出,我们主持人在节目中加入个人思想感情是非常必要的。通过荧屏与观众建立良好的感情联系,满足观众情感诉求的需要。主持人应该明确,节目中的情感诉求是必不可少的。
  作为一个健全的电视节目,尤其是谈话类的节目,应该有它自身的起点,高潮点和落情点。一般来说,高潮后是以一个比较令人满意的收尾结束整个节目的。尤其是现场类节目,更考验作为“主人”对“宴会”主要氛围的理解和把握。《心理访谈》栏目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在“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交流氛围中收到很好的传播效果。我们知道,由于每个人的性格都是不尽相同,所以,有些人易喜,有些人易悲,作为主持人,就要事先对当事人作充分的了解,才能够因人而宜地采取有效的手段。“情义无价”这一人民在日常生活中总结出来的结论,同样适用于电视节目的主持活动。我们在田歌的主持艺术中,看到了她在情感诉求方面的努力。她通过建立全方位的情感联系,赢得了广泛的认同和赞扬;她抓住重点深化情感抒发,把握情感节奏,创造情感高潮,逐步形成了一整套的情感诉求技巧,创造了亲切、自然、朴实的形象。
  节目主持人高超的情感诉求艺术,还取决于她对广大观众是否充满真情实感,能否深入了解、熟悉观众的艺术趣味和求美求乐的具体要求。田歌曾经亲自深入基层和平民百姓打成一片,这是十分难能可贵的。电视节目的思想内容和艺术品位是其制作与播出的前提,节目主持人必须在这一基础上根据自己对观众的情感体验,以其创造性的主持活动为节目增添光彩,只有这样,才能使自己在主持活动中迅速与观众建立起情感联系的渠道。在《婚姻故事》系列节目中,主持人一会儿站在女性的视角发问,一会儿又代表观众发问,其自如的角色转换,使得现场的谈话气愤非常热烈,大家都争先恐后地发言.[FSPAGE]
  部分主持人在节目现场容易出现过喜或过悲,成了被“晓理”,被“动情”的对象。往往使场面失控,令受众无所适从。根源在于他们不具备把前期的准备和现场动态因素有机结合的现场操控能力,包括“热场”、“打断”、“圆场”等技巧。相信大家一定记得2006年最引人注目的全国性大型主持人选拔赛事“蒙牛挑战主持人”。其中给大家印象最深的就是辽宁选手——杨帆。其普通话水平及其个人的素质面貌都是可圈可点的,很多人都对他能夺得冠军寄予希望。但是,为什么平易可人的张蕾胜他一筹?原因就在于杨帆在几场个人对白中情绪明显激动有余,按捺”不足。想若以此获得桂冠,相信容易给后来人造成思想上的误差.
  (三)
  至于如何调整心理状态,最具说服力的一个例子:典型的访谈类节目《艺术人生》,其主持人朱军是整个节目情感路线的主要领导者之一。当嘉宾情绪失控,影响传播效果的时候,作为主持人,他能够正确地将“失控场面”扭转为“升华主题”,将“腐朽”转化为“神奇”,这需要具有较强的心理素质和临场操控能力,当然应该正确把握自己的心态。主持人对于自己的情绪“享有”主动权,虽说是一个“煽情节目,但煽情的主角永远是嘉宾,朱军所完成的只是一个“穿针引线”的工作。如果主持人也随同嘉宾的喜乐而喜乐,那么就失去了“主持”本身的意义。
  我们所讨论的调整心理状态,可不是对现场情景无动于衷,前面也论述过了,是“有的放矢”,毕竟主持人的风格是多样化的,平易随和也好,风趣幽默也好,真诚”却是最重要的。节目主持人真诚地情感投入赋予了电视这一无生命的机器人格化,与观众建立起一种亲人般的情感联系。罗曼罗兰说:真诚,只有最大的真诚,才能把人引向崇高。”节目主持人只有真诚地情感投入赋予了电视这一无生命的机器人格化,与观众建立起一种亲人般的情感联系.抓住重点,泛而不滥,需要通过主持人的随机应变来“力挽狂澜”,机智巧妙地圆场补台,让演员、观众的情绪一如既往,使节目柳暗花明,绝处逢生,得以顺畅进行。
  谈话内容其实是说给观众听的,所以还必须考虑到观众的接受程度。敞开心扉,真情投入而不是激情投入。另外,像田歌那样,事先足够了解概况,了解事实,可以减少现场的反常姿态,情感涉入介于嘉宾和观众之间,多一分,少一分,都得不到好的效果。
  庄子云:巧而忘其为巧,创造而忘其为创造。”能达到这样的境界,实属不易。理性的关照在这里很重要。不但要满足观众的诉求,而且要完成亲民的使命,这是对节目主持最大的考验,情感自然就真实坦诚而不带有“煽”的色彩了。
  (注:部分资料参考自06年《中国电视》杂志。)
  

小编工资已与此挂钩!一一分钱!求打赏↓ ↓ ↓

如果你喜欢本文章,请赐赏:

已赐赏的人
最新评论(共0条)评论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