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众参与式节目中现场观众分析

扫码手机阅读
用圣才电子书APP或微信扫一扫,在手机上阅读本文,也可分享给你的朋友。
评论(0
  伴随我国受众研究从传者为中心向以受众为中心的转变趋势,受众参与式节目逐渐成为电视节目的主流方向,业界把这种类型的节目作为体现“受众为中心”传播观念的主要方式。而广泛出现在受众参与式节目中的一种受众群体——现场观众,也呈现出了新的特点。他们已经从完全被动的欣赏者、陪衬者变为具有主体意识的被欣赏者、表现者、决策者。而现场观众参与节目的方式也呈现出多种不同的形式。本文通过对大量节目的搜集、分析和归纳,对现场观众出现的新特点及其表现形式进行了分析。
  一、受众参与式节目中现场观众的发展历史
  “受众参与式”节目是指媒体将受众请入节目的演播现场,使其亲身参与演播过程的一种节目形式。在这类节目中,受众的作用是举足轻重的,所以要研究这类受众的特点,就要弄清其发展过程。
  现场观众从出现到现在,其发展的过程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阶段:
  (一)萌芽期
  1983年中央电视台举办的第一届春节联欢晚会上,第一次设立了现场观众,这是现场观众出现的标志。1983年当春节联欢晚会上刚出现现场观众的时候,“受众参与式”节目还没有在电视节目中出现,因为春晚中的现场观众并没有真正参与到节目中,他们还只是烘托节目气氛的一种摆设,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了90年代初。此时“受众参与式”还未被引入到电视节目中,但在广播节目中已经开始大量涌现这种把受众引入到节目中的新形式,而这种新形式的大受欢迎,也使得“受众参与式”节目被引入电视节目中成为一种必然。
  (二)发展期
  与广播相比,电视是声画一体的,具有强烈的视觉冲击性和感染力,再加上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们对媒体的要求越来越高,所以到了上世纪90年代,电视现场观众开始真正参与节目,尤其是社会热点讨论节目的出现乃至红火,使得电视现场观众的作用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其典型代表是1996年春季开播的《实话实说》,受众”可以直接参与到与主持人、嘉宾的对话中,亲身介入到对社会政治、经济、文化以及公共事业的讨论中,而这一时期,受众参与式”节目也进入了迅速发展时期。
  (三)成熟期
  电视交友节目与游戏娱乐节目的兴起促使“受众参与式”节目进入成熟期。以1997年湖南卫视的“快乐大本营”等为标志,一大批电视游戏娱乐节目迅即走红全国。在这一时期,现场观众的作用和积极性都被极大地调动起来,其参与受众的思想、文化、表达能力在节目中不受限制,使受众具有参与的双重性,即心理上的间接参与和行为上的直接参与,在最大程度上刺激了观众的积极性。
  由于电视的受众群已经远远超过了广播,所以从20世纪90年代电视中出现“受众参与式”节目开始,电视就成为引领“受众参与式”节目发展的先锋和风向标,其表现是“受众参与式”节目的迅速发展时期和成熟期与现场观众发展的后两个时期形成了重合。以上关于“受众参与式”节目的历史分期是借鉴李薇在论文《“受众参与式”节目中的“演播室受众”角色辨析》中的有关论述。
  二、现场观众的角色分析
  (一)现场观众的传统角色
  在电视节目中,现场观众分两种,一种是室外的,就是当节目在外景录制时现场的观众;一种是室内的,这样的观众有一个专有名词——演播室受众,我们通常把那些进入演播室配合或参与节目制作的受众称做演播室受众。广义的演播室受众包括凡是走进演播室配合或参与节目制作的所有人,包括节目的参与者和配合者。狭义的指除嘉宾以外的其他受众”本文研究的现场观众是演播室受众,且主要是指狭义的演播室受众。
  演播室受众在发展初期扮演的角色只是“陪衬者”和“欣赏者”,他们的作用是作为一种道具在现场“应景”,既作为摄像机构架画面的一部分,也用来制造现场热闹的氛围。因此他们除了制造气氛,鼓掌、欢呼外,几乎没有任何实际的作用。以中央电视台的春节联欢晚会为例,那时演播室内的观众并不多,其中还包括很多名人嘉宾,但是我们可以看到每当一个节目结束后,不论节目是否精彩,现场都会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现场的气氛很是热闹。其实这些早就安排好了,现场有专人负责领掌,受众只要按照手势和要求做就可以了。他们不需要开口说话,不需要有个人的判断力和思想,仅仅是个“陪衬者”。另外摄像机的镜头停留在观众身上的时间也是少之又少,即使有也大都给了前排的嘉宾。更多的时候,他们是节目的“欣赏者”,只是欣赏的地点从电视机前换到了演播室内。因此在这一时期,演播室受众被媒体机构控制,基本是一个被动的信息接收者,是一个纯粹的节目欣赏者,并没有真正参与到节目中,更不用说体现自我意识了。
  [FSPAGE]
  (二)现场观众的新角色
  1“被欣赏者”
  进入90年代后,演播室受众的角色开始发生变化,伴随着一系列热点讨论及谈话类节目的兴起,他们开始由“陪衬者”和“欣赏者”转化为被欣赏者”。这是其新角色之一,此时的现场观众和主持人地位是并重的,被电视机前的观众关注着。在这一时期,演播室受众被广泛引用到节目中,并且开始摆脱完全被动的身份,参与到节目中。他们开始说话,参与到主持人、嘉宾的对话中,开始发表自己对经济、政治、文化等社会热点问题的看法,体现自己对事物的思考。而这种意见的发表就是一种参与的形式。但是要注意受众参与同受众反馈,二者是有本质区别的。参与强调受众的主动性,传者、受者之间的相互作用一定是延时的。以《实话实说》为例,就是采用一种双向交流的模式。现场是由节目主持人、嘉宾和演播室受众共同组成的交流场,他们共同围绕每期的节目主题进行对话、讨论、发表自己的看法或意见,于是演播室受众通过这种方式变成了节目的参与者。在节目中,演播室受众发言占有很大比重,成为节目的重要组成部分,他们自由表达自己的看法,常常会有出人意料的精彩之处,此时他们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成为“被欣赏者”,被电视机前的观众所欣赏。正是凭借这种受众参与打造出的平民化风格,《实话实说》成为当时访谈节目中的佼佼者,而其发挥现场观众参与性催化剂的方法也被业界广为认可,受众的主体地位受到重视并加以提升,观众的表达自由被给予了广阔的空间。
  2“表现者”
  到了20世纪90年代末,以湖南卫视为代表,一大批电视交友和游戏娱乐节目的出现开启了“平民娱乐”的时代,“受众参与式”节目也进入了发展的成熟期,这时的演播室受众是节目中的“表现者”,地位已经超过了主持人,他们的角色得到了新的拓展,除了是节目的被欣赏者”,他们更成为节目的“主角”。比如《幸运52》、《开心辞典》、《超市大赢家》等智力问答或竞技类节目,参与比赛的全部都是普通观众、普通老百姓,他们通过节目展现了自己的才智和风采,是节目当之无愧的“主角”;他们也可以决定比赛的结果。几乎所有的平民选秀节目都有观众投票环节的设置,有时候甚至是完全由观众投票的结果来决定选手的胜负,现场观众的决策权得到了越来越多的体现。
  3“决策者”
  观众对于受众参与式节目的喜爱使节目制作者意识到演播室受众的重要性,受众被抬到了前所未有的重要位置,几乎对节目的每一个环节都有所涉及。他们可以参与节目最初的选题,比如今年“两会”前夕《东方时空》栏目组将拟订的所有选题公布在网上,由观众投票决定最终投入制作的选题;他们可以成为节目的主角,不再有嘉宾的设立,节目完全围绕平民百姓;他们还是所有现场观众的最主要来源,节目组通常都会通过各种方式征集节目的热心观众来到现场。尤其是在娱乐竞技游戏类节目当中,演播室受众常常如同节目的“决策者”一般,左右着节目的发展。在这一方面,湖南卫视成为全国的领头羊,从1997年的《快乐大本营》开始,到后来的《超级女生》,每一个创新的节目形式都成为全国其他电视台争相效仿的对象,也从此开创了“平民娱乐”的风潮,使受众参与式节目进入了成熟期。
  受众参与式节目的逐渐发展和成熟,是媒体以受众为中心”的传播观念日益增强的体现,电视作为一种大众传媒,服务的主体对象始终是广大的电视观众。在市场经济的大背景下,电视节目只有满足受众需求,得到受众的喜爱才能得以生存,因此如何贴近受众,调动受众观看电视的积极性是媒体人必须面对的问题,而受众参与式节目可是说是一次成功的尝试。纵观演播室受众角色的变化,我们不难看出受众的地位在不断提高,他们的主体意识越来越强,他们具有强烈的参与热情和表现欲望。现在的演播室受众在面对摄像机时已不再羞羞答答,或躲避或低头,而是热情的挥手示意,簇拥到镜头面前,希望可以露一次脸。各种选秀节目报名火热,比如《非常61》,每天的报名人数都超过2000人;第三届《超级女生》更是吸引了15万女孩报名参加;2006年的《梦想中国》第一天的报名人数就已经过万……这些数字透露着一个信息,受众已经不再满足于单纯欣赏节目了,他们要参与、要表现、要被人关注!事实上,受众自身的水平和素质也有了很大的提高,不论是发言、表演还是比赛,都越来越精彩,他们身上的各种潜质也常常成为激发节目策划者的灵感之源![FSPAGE]
  三、现场观众参与节目的表现形式
  (一)加油助威型
  加油助威,或者是鼓掌欢呼,这是现场观众参与节目最常见、最基本的形式,也是现场观众出现初期在节目中的唯一表现。这种形式的参与主要是节目制作者为了增加节目的效果而设置的,现场观众的主要作用也是烘托气氛,因此这种参与的方式是一种最浅显的参与。当然和过去相比,观众从电视机前走到了演播室内,可以亲自感受节目的过程,可以说是一种进步。初期的这种加油助威型观众多是出现在一些晚会节目中,比如最典型的央视的春晚。但是随着电视节目的发展,即使是纯粹的加油助威,也增加了一些新的特点:1.道具的运用。现在各种节目中的现场观众手中多了很多形状各异的道具来帮助他们制造声势,包括口哨、小喇叭、充气棒、鼓掌拍等可以发出声响的;还有大字板(有纸制和电子板两种)、海报、服装等无声的。2.小团体化。最初的现场观众是从何而来我们并不清楚,只是节目组自己找来的一群人。而现在的现场观众开始有了身份,比如某个节目中主持人会再开场时介绍说“今天的现场观众来自某某大学”或“到场的观众方队分别来自某企业、某公司”(这主要与企业赞助和广告有关);有些节目的观众是主动地联系节目组,比如《艺术人生》每期邀请的嘉宾都会提前预告出来,在全国范围征集现场观众,于是到场观众多是慕名而来;再有是一些游戏竞技类节目中针对某个平民选手的亲友团,最突出的就是《超级女生》中的“粉丝团”,他们界限分明地支持不同的选手,不仅有独特的名称“玉米”、“凉粉”等,更有统一的服装、口号,他们完全形成了一个个独特的小团体。
  (二)参与讨论型
  参与讨论、发表看法是现场观众发展到第二个阶段时出现的参与方式,现场观众与主持人、嘉宾一起就一个问题展开讨论,或发表自己的看法,或向嘉宾提问,这是第一次实现了观众与节目之间的双向交流,第一次使观众有了表达自己意愿的机会,因此一经推出就大受欢迎。《实话实说》正是凭借着这种平民化的节目风格,从当时众多的访谈节目中脱颖而出,成为其中的佼佼者。之后大量的此类节目陆续推出,比如央视三套的《艺术人生》、凤凰卫视的《一虎一席谈》等,使访谈节目成为观众最喜爱的节目类型之一。
  让观众参与讨论、发表自己的看法是节目发展的必然趋势。伴随着物质生活的提高,受众的文化素质和受教育水平也在不断提高,对事物逐渐有了自己不同的判断力和鉴赏力,他们不再满足于传统的媒体灌输式,而是要求发出自己的声音,现场观众就是他们的嘴巴。现场观众其实也是他们的镜子,每一个现场观众都可以代表一部分受众,他们的观点就是这部分受众的观点。当电视机前的观众在现场观众找到了认知和行为上的共知时,他们就如同自己参与节目一样,于是注意力就被锁定在节目上,这也是节目制作者希望的。正是这种“嘴巴”和“镜子”的作用,使得参与讨论成为直到今日仍普遍采用的受众参与方式。
  (三)观众裁判型
  这种表现形式主要出现于竞技类、选秀类节目,由现场观众根据场上选手的表现通过投票器进行投票,投票的结果可以给选手的成绩加上几分;也可能决定选手是否晋级(如《超级女声》);还可能决定选手最终的胜负(如《今日说法》的《断案高手》、《非常61》)。不管投票的结果用于那种情况,事实是现场观众对比赛产生了影响,甚至决定比赛的结果,他们充当了比赛“裁判”的角色,拥有很大的权力。这种现场投票的方式增加了受众“主人”的感觉,他们要想充分利用这种权力,必然要更关注选手的表现,更积极的配合节目,不仅产生良好的现场效果,另外也增加了比赛的透明度和公正性。节目组用过这种类似于现场的“我最喜爱的选手”的投票,了解观众的喜好。鉴于以上原因,现场观众投票已经成为几乎所有竞技类、选秀类节目必设的环节之一了。[FSPAGE]
  (四)出谋划策型
  在观众都很熟悉的《开心辞典》中,经常会在选手们答题遇到困难的时候听到小丫说:你可以求助现场观众。”如果选手采用这种方式,那么现场观众就会对答案进行投票选择,选手参考观众意见进行最终的判断。这时的现场观众就是通过投票的方式给选手“出谋划策”的,这看起来与单纯的投票参与一样,其实是有区别的。前者投票的结果选手必须接受,后者投票的结果对选手而言,只是参考的意见,选手可以采纳,也可以不采纳。此外,在有些节目中现场观众会直接通过言语的方式给选手出主意,而这些意见往往对选手产生很大影响,很多选手会因此而改变自己的选择。还有一些是选手的亲友团作为他们的智囊团,在适当的时候给选手一些建议,帮助选手过关斩将。
  (五)参与游戏或上台表演型
  这种方式最大的不同在于现场观众从自己的座位上走到了舞台上。之前无论是参与讨论还是出谋划策,现场观众始终没有离开自己的座位或观众席,而这一次现场观众走到了舞台中央,与主持人、嘉宾亲密接触,参与到表演或游戏中,实现了即时的节目互动。在《幸运52》中有一个游戏环节,参赛选手邀请一个自己的亲戚或朋友上台,与自己组成搭档,一个人用肢体语言表示大屏幕上出现的词语,另一个人根据这些动作猜词,这就是上台参与游戏的一种情况。在各种邀请明星作客的节目中,也经常会请台下的观众上台与明星一起游戏。在一些晚会上,明星还会邀请现场的观众上台与自己一起演唱。观众走上舞台参与节目的情况有很多种,在这种参与形式中,现场观众多是作为节目中一个环节的辅助者或配合者出现的。
  (六)参赛选手型
  如果把上一种参与形式中的现场观众比作是辅助和配合者,那么这种参与形式中的现场观众就是节目的主角了。现场观众作为比赛的选手参与节目,从而成为了全场的焦点,节目的重要参与者。央视二套的《购物街》节目就是典型的参赛选手型的受众参与式节目。节目开始,主持人通过不断更换头像的大屏幕中(所有头像均为现场观众)随机选取四名现场观众作为候选选手,然后给出一件商品由他们猜价格,答案最接近实际价格的一位成为正式选手参与后面的三个游戏竞猜环节。待一轮结束后再通过大屏幕选取一位现场观众补齐四名候选选手,继续新的一轮竞猜。中间还设有一个大转轮游戏是由三名正式选手共同进行的。总之,《购物街》节目中所有的选手全部来自于现场的观众,整个节目是以现场观众为核心进行运作的,充分体现了受众参与式节目的特点。
  以上对现场观众参与节目表现的分类主要是按照参与程度由低到高的顺序排列的,基本也符合不同参与形式出现的先后顺序。由于现场观众本身就是广大受众的一个缩影,由此我们也可以看出媒体对受众的重视程度也在不断地加深。
  四、结语
  现场观众参与节目的新特点和新形式的出现都说明了媒体的受众意识,受众的主体意识在不断加强,现场观众参与节目的形式越来越丰富多样,随着参与程度的加深,他们的角色也经历了一个从被动的欣赏者、陪衬者到参与者、配合者再到表演者、主角的变化过程,表现形式也由最初单纯的加油助威,演变出如出谋划策、参与投票、上台表演等其他多种形式。众多形式的出现不仅仅是现场观众新特点的体现,更增加了节目的可看性。但这些变化有一个特殊之处,他们并不是此消彼长的关系,而是同时存在的。在新的角色或表现形式出现时,旧的并没有消失,只是根据需要应用在了不同的节目当中。但不管怎么样,现场观众对于参与式节目的作用正在日益加深,节目制作者围绕受众设计和制作节目已经成为节目受欢迎的保证。这些充分说明真正以受众为主体,体现以“受众为中心”的传播观念已经成为现代电视发展的必然趋势。

小编工资已与此挂钩!一一分钱!求打赏↓ ↓ ↓

如果你喜欢本文章,请赐赏:

已赐赏的人
最新评论(共0条)评论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