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虚拟主持人不可能替代现实主持人的原因

扫码手机阅读
用圣才电子书APP或微信扫一扫,在手机上阅读本文,也可分享给你的朋友。
评论(0
  虚拟主持人是运用数字虚拟技术,按照人体的三维指标,制造出来的人物形象,在网络或者电视上担当“主持人”。虚拟主持人的横空出世,吸引了无数的眼球,他们除了能用多种语言播报新闻外,还可以陪观众聊天、参与动画游戏和影视表演等,他们不要薪水,不求福利,没有“大脾气”,现实主持人的地位一时间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强烈冲击,有人大声疾呼虚拟主持人将会取代现实主持人,诚然,虚拟主持人是适应时代而生的产物,但是由于它先天的不足和无法弥补的弊病,在主持界它注定替代不了现实主持人,但它的出现却给现实主持人指明了如何改变目前尴尬处境的方向。
  虚拟主持人对于受众来说已不再是一个陌生的名词,所谓虚拟主持人,就是运用数字虚拟技术,按照人体的三维指标,制造出来的人物形象,在网络或者电视上担当“主持人”。科技的发展为虚拟主持人的诞生提供了可能;网络虚拟主持人的出现也为网络时代的竞争提供了更大的传播空间;从受众心理需求的角度看,虚拟主持人的出现,符合了受众求新求变的心理。虚拟主持人的横空出世,吸引了无数的眼球,他们具有常人没有的超常能力和超常智慧,一秒钟之内可以完成数千项任务,永远不会感冒、发烧,更不会出交通事故,他们不要薪水,不求福利,没有“大脾气”,现实主持人的地位一时间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强烈冲击,有人大声疾呼虚拟主持人将会取代现实主持人,诚然,虚拟主持人是适应时代而生的产物,但是由于它先天的不足和无法弥补的弊病,在主持界,它不过是媒介发展过程中一颗闪亮的流星而已。
  一、虚拟主持人无法取代现实主持人在节目中的特殊作用
  (一)组织串联作用
  1.案例:虚拟主持人牛小乐和现实主持人马东的比较
  主持人所具备的基本素质之一就是能够对节目内容和传播活动的各个组成部分进行组织串联,在这个过程中,主持人就是一根主线,把零散的环节和内容串联成一个有机的整体,使节目适用于传播的需要。节目中,主持人引人入胜的开场白,精彩纷呈的过渡语和画龙点睛的总结,都是主持人组织串联作用的体现。那么虚拟主持人是如何组织串连节目的呢?以邢台电视台的虚拟主持人牛小乐主持的一期《快乐点击》栏目为例,来看看虚拟主持人是如何对节目进行组织串连的。
  首先,牛小乐进行了一段简单的自我介绍:本人长相不帅个头不高,喜欢吃饭、睡觉,大大咧咧,是个天生的乐天派,口头禅是然后,然后,然后呢。”接下来引出节目的宗旨和内容:快乐点击栏目的宗旨就是给你更多的快乐,我发现生活中的幽默高手,真是卧虎藏龙,无处不在呀,下面请看我们在港龙街头拍摄的画面。”镜头切入记者在街头随机拍摄到的幽默画面和对路人的随机采访,节目最后主持人牛小乐再度登场,以一段幽默的话结束:只要留心生活里的快乐,你知道呗,快乐将无处不在,你知道呗,现在我正式宣布,牛小乐的口头禅,以后将正式改为你知道呗。” 又是一段场外观众的笑声,节目结束。
  牛小乐的串词符合了节目的需要,并把节目内容完整地串联了起来,但主持人在节目中仅仅起到一个承上启下的作用似乎显得过于简单和苍白,现实中往往需要主持人在场上灵活调度,游刃有余。以挑战主持人为例,这档栏目包括四个相对独立和风格迥异的环节,在整个节目中,主持人马东要向观众一一介绍参加挑战的选手,宣布节目进入下一环节,虽然这两个环节可以事先准备好,但节目中还需要马东适时地送走被淘汰的选手和对现场观众进行随机采访,如果没有他的穿针引线,节目根本不可能顺利完成,但对于虚拟主持人而言技术制作滞后于节目的弊端,使他们不可能具备这样的能力,就像人类发明了电脑一样,电脑虽然可以代替人脑做很多复杂的工作,但却永远滞后于人脑。
  2.虚拟主持人组织串联节目周期性过长的弊端
  牛小乐串联节目的过程是通过后期制作实现的,这也是虚拟主持人组织串联节目的一个通用的方法,一般的制作程序是:确定好这期节目的内容后,由编导准备好解说词,安排好这期节目中上下连接的过渡语,接着和动画师协调,决定让虚拟主持人穿什么服装,做什么造型,然后由配音人员先完成声音部分的配音,技术人员再将带有解说词的不同场景剪辑成单个镜头备用,声音部分的基本工作完成后,开始制作动作部分,由真人将虚拟主持人在节目中所要做的动作演示一遍,通过计算机捕捉这些动作的无数个动态点,形成虚拟主持人的骨架、身体的基本轮廓和动作;与此同时,另外一些技术人员用电脑声音软件对照配音寻找与虚拟主持人口型相匹配的画面,将声音和画面合二为一,再通过一系列复杂的三维制作程序,将虚拟主持人的脸部形象,说话时的表情和口形合成在一起,配上灯光、音乐、特效。至此,对虚拟主持人串联节目的制作基本完成。
  [FSPAGE]
  由此可见,无论将来技术怎么发展,虚拟主持人在节目中发挥的组织串联作用都存在周期性过长的弊端,它必须在整个节目内容得以预见的情况下才能实现。诚然,现实中节目主持人的组织串连也需要事先的准备,但更多的时候是需要现场调度的,现实的情况往往是节目开始前栏目的策划人员将节目设计得非常精彩,而当节目一开始,其他任何人(包括制片人、编导、导播等等)统统帮不上忙,这样的要求对于虚拟主持人来说无疑是一个走不出的困境。
  (二)现场应变作用
  英雄有用嘴之地”,在实际主持过程中变化往往大于计划,这就需要主持人能随机应变,随机应变可谓是主持人的“专利”,这可能是一次尴尬局面的巧妙打破,可能是一次即兴的发挥,也可能是一次临时的补台,总之是对一切意外情况的从容应变,现场应变是主持人智慧与水平的最集中体现,能够随机应变的主持人才能牢牢把控现场。中央电视台著名的《新闻调查》栏目以其采访者与被访者争锋相对的互动而吸引受众,主持人王志尖锐的提问往往令人拍案叫绝,而这些提问往往是视采访的进程而定,被访者在采访过程中会透露出一些有价值的信息,这些信息是采访者事先并不了解的,需要采访者不断追问和挖掘,这不仅需要主持人有足够的知识储备和过人的敏捷,还要能够把握现场的气氛,随时注意被访者情绪的变化,及时调整自己的情绪随机应变。不能够随机应变,可以说是虚拟主持人与现实主持人最大的区别,试想这样一个在节目主持中会遇到的场景,虚拟主持人和现实主持人搭档主持春节联欢晚会,现实主持人由于紧张而忘记了台词,情急之下她按照自己现场的反映说了另一段词,而虚拟主持人还按照事先设定的好的台词说,势必会闹出风马牛不相及的笑话。
  (三)人际互动作用
  1.虚拟主持人弱化了主持传播的人际互动特征
  主持人通过电子媒介将自己的声音形貌传递到千家万户,打破了图文的限制,实现了人际互动,并不断强化这种特性,虚拟主持人通过三维技术、语音合成技术、动作传感技术等数字技术能够实现简单的与观众你来我往的交流,比如世界上最先进的节目主持人是由英国广播公司推出的一位名叫“DAG's Maddy”的科技直播节目主持人,他能借助“会话机”,与嘉宾、观众进行互动交流,甚至即时回答事先并未准备过的问题。但由于虚拟主持人没有丰富的人生阅历,没有有真正属于自己的情感和情绪,不是有血有肉的生物,他不可能理解人类的情感,因此弱化了人际互动这一特征,主持人与观众之间的交流变得生硬和僵化,缺少生机与活力,显然不适应当今节目发展的需要。
  2.“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虚拟主持人无法与受众沟通心声
  另一方面,虚拟主持人实现的只是信息的传递而非人际传播,人际传播应该是人与人之间以个性的方式谈话和倾听,并在其中沟通心声,共建意义,这样的沟通,应该是人际传播追求的理想境界,也会带来最有意义的效果。崔永元是《实话实说》的收视保证,他以一种平民的方式去展示、表达和传达,在主持嘉宾和现场观众之间牵起三点一线的清晰脉络,构筑起话题的多维空间;鲁豫有约说出你的故事”以一种善于聆听的真诚态度在主持人与观众之间架起了一道沟通的桥梁;《锵锵三人行》以聊天的方式,保持着生活的原生状态,嘉宾们个个慷慨激昂,谈起话来眉飞色舞,轻松自如,而虚拟主持人由于受到格式化的限制,还无法将自己的音容笑貌实时地展现在受众面前,人性特有的沟通的形态、表情、眼神等非语言手段,更无法实现。
  另外,主持人与受众的互动不仅表现在现场的互动中,也包括了与受众在场外的交流与互动,比如在选手上场比赛之前主持人拍拍选手的肩让她放松心情,或者在现场节目录制前,给观众讲几个小笑话,消除人们在上镜前的紧张,而虚拟主持人的情感远远不如现实的主持人那么细致,也不可能做到在场内外与观众进行人际互动结合。[FSPAGE]  新闻学专家孙旭培曾说:我对安娜诺娃的前景不看好,因为她不能和观众进行最为直接的情感交流。有一个故事,一名观众被一女主持人打动,于是就向她求爱。试想,如果把这名女主持人换成虚拟的主持人安娜诺娃,还会有这种求爱的事情发生吗?虚拟人不可能真正具有“人”的复杂思想意识和情感,也无法实现与观众真正的沟通。中国古人云"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移用至此,颇为合适。
  由以上的分析可以看出虚拟主持人虽然“生活”在不同的领域,从事着不同的工作,但大多还只能胜任提前编辑录制好的新闻、信息服务类节目,对互动要求极高的谈话类乃至综艺类节目仍然无能为力,它们其实是没有任何“话语权”的傀儡,可以说目前虚拟主持人所扮演的角色,还称不上真正意义的主持人,她与主持人需要承担的主持传播的本性是相背离的。虽然科技的发展能够不断完善虚拟主持人的各种能力,但技术永远无法弥补人生阅历这堂课,人性的缺失也注定使虚拟主持人无法替代现实主持人。
  二、模式化的主持风格不符合受众的心理期待
  (一)受众选择性心理的三个阶段
  美国学者约瑟夫•克拉姆在研究大众传播效果时,提出了受众的三个选择性心理过程:选择性注意、选择性理解、选择性记忆。选择性注意是受众心理活动中对一定对象的指向和集中;选择性理解是不同受传者对传播媒介所传播的同一信息所做出的不同反应,因为理解是一个复杂的过程,受传者除了对传播内容进行理解外,还要加进自己的某些东西,也就是一系列心理因素的影响,包括以往的经验、文化素质、使用媒介的动机、信仰等;选择性记忆是受众对所接受信息的基本倾向,也就是记忆那些与自己的期待一致的观点和内容。选择性注意-选择性理解-选择性记忆,这三个阶段就像一道道屏障为受众筛选出最符合他们心理期待的内容。
  (二)模式化的主持风格与受众的心理期待相距甚远
  虚拟主持人,究竟有没有越过这三道防线,牢牢地被观众记住呢?我选择了最了解和最关心新生事物的大学生群体做了一个30人的小范围调查,这个调查恰恰是虚拟主持人发展状况的一个缩影。
  1.你上网的主要意图是什么?
  A.了解新闻 B.收发邮件 C.查找资料 D.游戏娱乐
  7 人   5 人    8 人   10 人
  2.你看电视的主要意图是什么?
  A.了解新闻 B.看电视剧 C.观看娱乐节目 D.获取生活服务信息
  7 人    9 人    10 人      4 人
  3你了解虚拟主持人吗?
  A.了解,看过他们的节目 B.听说过,想看看 C.听说过,不观注 D.不知道
  5 人           17 人     6 人      2 人
  4.你对虚拟主持人是否满意?
  A.很满意,效果很好 B.一般化,还行 C.不满意,效果不好
  2 人       9 人      17 人
  5.虚拟主持人会取代现实主持人吗?
  A.应该不会 B.可能会 C.一定不会
  10 人   5 人   15 人
  6.你对虚拟主持人感兴趣吗?
  A.对这个新事物很感兴趣,但效果不好就不会关注了 B.会一直关注虚拟主持人的发展 C.不感兴趣
  16 人                 8 人           6 
  7.关注虚拟主持人的原因是什么?
  A.好奇 B.喜欢他们的风格 C.很有发展前景
  18 人    2 人      10 人
  通过对调查问卷的分析我发现,虚拟主持人作为一种新生事物比较容易引起受众的选择性注意,这是主要是由于好奇心理的驱使,虚拟主持人的出现就像是一股强烈的冲击波,给电视和网络的受众带来耳目一新的感受,尤其是对于网络受众而言,虚拟主持人的出现似乎给网络带来了春天般的温暖,冷冰冰的显示屏上一下子出现了会动会说会笑的虚拟人,这无时无刻不在牵动观众们好奇的神经。“碧海银沙”网站曾在网上做过一个调查:“目前兴起了虚拟主持人,我国也将出现第一个虚拟节目主持人,你对此有何看法”,共有1067位网友参与了调查,认为“有新意,更吸引人”的有637人,占总人数的597%。这个数字足以说明虚拟主持人对受众来说存在很大的吸引力。虽然虚拟主持人一时间掀起了千层浪,但仿佛又如昙花一现一般,很快就偃旗息鼓了,究竟原因何在呢?这是因为虚拟主持人不符合受众的心理期待。如前所述,受众的选择性理解会受到一系列因素的影响,比如使用媒介的动机是否得到了满足,使用的目的是否达到了等等。通过调查可以看出,受众收看节目的主要目的是娱乐身心,对于主持人而言他们往往是通过自己幽默的语言魅力,独特的主持风格来吸引观众,在主持节目的过程中主持人偶尔犯点儿小错误,博得了观众的一笑也增加了节目的真实感,让观众们体会到了主持人平凡可爱的一面,就主持风格来看,虚拟主持人不会象现实主持人那样随意调侃,不会像现实主持人那样有感而发,动作生硬、说话节奏固定、面部表情呆滞,更谈不上哪怕是犯一点点的小错误,这无形中又拉远了他们与受众的距离,长期面对这样死板的主持人,会让观众发现,原来虚拟主持人与自己的期待差距很大,强烈的落差感会使受众的兴奋感和好奇心减弱,甚至对对象表示厌弃,产生审美疲劳”。就拿央视精心打造的虚拟主持人“小龙”来说,经过一年时间孕育才出生的小龙并不“招人疼”,观众们评价说:小龙的动作和表情都太呆板了,看上去既不帅又不可爱,根本就抓不住观众的眼球”、既然是虚拟主持人,那么就应该有许多真人无法做到的动作和表情,如飞檐走壁,或像阿童木那样突然飞来,这样才能显示出虚拟的优势。可是小龙的表现太拘谨、太正,缺乏想象力,随便一个真人主持都比他好,还不如用一个大家熟悉的动画角色。”由此可见,虚拟主持人与受众的心理期待相去甚远,他们被观众冷落甚至被遗忘也就不足为奇了。 [FSPAGE]
  三、虚拟主持人投入使用的现实难题
  (一)技术难度大,资金投入高
  电视虚拟主持人面临的主要障碍是高额的成本和滞后的技术。央视首位虚拟主持人“小龙”,采用了动作捕捉技术,制作费时费力,从原型设计到最终成型,用了整整一年的时间。首先,配音演员要按照写好的台词完成小龙的声音部分,技术人员再根据不同场景剪辑成单个的镜头备用,随后通过一套高科技设备,从真人的动作中捕捉出无数个动态的点,并将它们连接成线,至此,小龙的轮廓基本成型。与此同时,另一组人员需要使用电脑声音软件,对照配音寻找与口形匹配的画面,声音和画面在这里被合二为一,最后一步就是从服装文件库中为小龙挑选合适的衣服,配上灯光、音乐和特效,小龙的举手投足间才终于有了栩栩如生的效果。即便是这样,经过一年时间孕育才出生的小龙仍然行动呆板,连眼珠都不会转。对虚拟主持人的要求越高相应的技术需求也就越多,想要虚拟主持人与受众更亲近,比如能触摸到他,甚至能闻到他的气味,就需要开发动作传感技术、气味模拟技术等,专家们断言要使虚拟主持人看起来与真人一样,至少需要十年时间,而十年是一个最保守的数字。虽然从理论上,虚拟主持人不需要薪水,但就为栏目创造的效益和知名度而言,他们无法与现实主持人相比。路漫漫其修远矣,与其耗费巨大的资金,人力,物力和时间去开发出这样活生生的虚拟主持人,而又收不到良好的传播效果,岂不是得不偿失。
  (二)适用范围窄
  目前虚拟主持人的使用范围十分有限,随着广播电视栏目化趋势的进一步加剧,实时类节目增多,直播常态化成为中国电视人孜孜不倦追求的目标,比如新闻类节目,以及一些重大赛事的报道都在朝直播的方向发展,为了给观众身临其境的现场感受,零时差的现场报道要求主持人能够随时深入现场,并具备出镜、采访、评论与节目播出同步进行的能力,这样的要求只能让虚拟主持人望尘莫及。而在谈话类节目、资讯类节目或者一些现场互动性较强的节目里,虚拟主持人的缺点也会凸显。另外,目前虚拟主持人大都出现在网络上,他们的出现的确给冷冰冰的网络带去了一丝生气,但是在我国这样一个网络尚不是特别普及,很多贫困地区连电视都看不起的情况下虚拟主持人的推广尚存在很大的难度。
  总之,一个新事物要代替旧事物,就要具备旧事物不可比拟的优越性、包容性,虚拟主持人是否能够代替现实主持人,从它自身的素质、受众的心理和投入使用的难易程度都足可以证明,他想要实现对现实主持人的替代只能是一厢情愿的妄想。
  以其昂贵的造价、简单的效果去做播音员毫无优势可言,同时又无法与真人主持所独具的丰富的人情味、现场感、互动性相匹敌,因而也就不奇怪像言东方这样的虚拟主持人会悄然逝去。
  [FSPAGE]
  四、结论:对现实主持人的启示
  在主持人的发展历史上,虚拟主持人也许如闪亮的流星般稍纵即逝,但他(她)的出现,却留给现实主持人很多启示和思考,提醒着现实主持人应该意识到自身的优越性是一笔无法替代的财富,发挥自己的优势,给观众更大的快乐,但是现在观众对主持人的非词很多,不管是观众的欣赏水准提高了,还是眼光更挑剔了,可以肯定的是,这些主持人没有得到观众的完全认可。目前偶像型主持人比比皆是,其特点为外型俊美却内存不足”,不能让观众在富有人际化特征的传播中接受信息,抛不开“读”、“念”的播音腔;另一个极端的表现是滥发挥“主持”的作用,身着奇装异服,打扮得新潮前卫,在台上张牙舞爪,插科打诨,极尽表演之能事,分散和干扰了观众对有效信息的接受,传递给观众的是大量冗余而无用的信息;而一些学术型的主持人在节目主持过程中又缺乏一定的技巧,对嘉宾的观点一知半解、对节目中产生的新火花熟视无睹;有些主持人不但不能让观众感受到亲切,反而时时处处摆出一幅架子,动不动就发脾气,对于这些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的主持人来说,更应该学习虚拟主持人谦逊的性格。虚拟主持人的出现让我们更加看清楚了主持传播的不足和有待改进的地方,现实主持人要充分发挥自己的优势,把节目的重心更多地放在节目内容的充实和传播方式的把握上,而不是过分依赖自己的外在魅力,要让主持传播朝着良性互动的方向前进,在观众与主持人之间搭建起一座沟通心灵的桥梁。
  

小编工资已与此挂钩!一一分钱!求打赏↓ ↓ ↓

如果你喜欢本文章,请赐赏:

已赐赏的人
最新评论(共0条)评论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