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圣才学习网首页 > 新闻传播类 > 传播学

【论文】“刘翔退赛事件”的大众文化反思

扫码手机阅读
用圣才电子书APP或微信扫一扫,在手机上阅读本文,也可分享给你的朋友。
评论(0
  “刘翔退赛事件”本是一个偶然性的突发个体事件,但在中国体育文化的语境中却是带有大众文化特征,刘翔已不仅仅作为个体的社会属性而存在,他凝聚的符号意义成为中国体育进军核心项目的表征。而他背后潜藏的商业文化、竞技文化、“粉丝”文化、民族文化、国家文化更是得到完整的显现,退赛似乎让所有的符号意义开始发生消解,每种文化都开始寻找对自身最有利的符号范式。从而构建起一种新的“翔文化”的平衡,为体育精神符号寻找一个新的出口。
  首先,从商业文化上看,刘翔代言的品牌基本都是重量级的品牌(安利纽崔莱、VISA、伊利、耐克、交通银行、联想、中国邮政、白沙、中国移动等),选择刘翔代言最根本原因的是他在大众消费群体中的符号旨趣,人们看到刘翔的形象,就自然联想到中国在田径上的一种突破,近而对其代言产品的忠诚度、美誉度提升到与对刘翔迷恋的同等程度。广告商实质上是通过态度养成广告来培养大众消费群体对企业的好感。同时,当刘翔代言产品消费功能得以实现之时,个体的消费的经济需求和个人主义意识形态需求得到了双重满足,意味着个体也进入到某个消费体系中,这个体系是建立在刘翔夺金的基础上的,因为商业主义和消费主义的侵蚀让大众对金牌本身的分量有了交换价值式的衡量,最终实现炫耀性消费和文化品质消费的功能。而刘翔退赛把这个神话式的商业功能利益体消解了,受众对体育精神领袖神话式的歇斯底里开始出现分化,而这个时候商业文化也开始转向,从“挫折会让人更坚强,重新再来,东山再起”等意旨来寻求国家核心意识形态下商业文化的新空间,例如耐克在刘翔退赛的第二天就推出广告 :“爱比赛,爱拼上所有的尊严,爱把它再赢回来,爱付出一切,爱荣耀、爱挫折,爱运动,即使他伤了你的心。”从而继续培养受众对企业的有利态度,同时也为受众对体育精神领袖的不解和遗憾提供心理补偿。
  其次,从竞技文化来看,刘翔从平世界纪录,到打破世界纪录,从证明中国人能在田径上与欧洲运动员同样出色,到证明中国体育竞技运动已经开始进入全面发展时代……这些都对奥运竞技文化进行了完整的诠释。竞技文化的内涵,根本就是更高,更快,更强,刘翔代表了人类挑战自我,挑战极限的精神。而他跨栏时潇洒自如、英姿勃发的体态也传达出一种竞技美学的符号能指:竞技的颠峰状态就是力量与体态美完全地融为一体,这样的竞技文化实质上生产出了大众狂欢式的满足,其竞技的景观也成为社会幻想和身体教育的典范。而刘翔退赛后,这种中国式竞技文化的连贯性被打破了,特别是中国大多数民众对竞技观的刻板印象,认为“即使不能跑,也要走完100米,即使身体残废,也要坚持到终点。”但这种单纯强化身体叙事的所谓奥林匹克精神却忽略了一个普适性的价值观:人性文化。“更高、更快、更强”身体上的,更应该是心理和人文层面上的,如果仅仅是要表现一种神化的奥运精神,或者满足大众群氓式的观感,刘翔完全可以跑完比赛,但后果很可能是残疾或者是对身体严重的伤害。如果那样做,实质是大众用人格面具对人性的道德进行绑架,而不是回归。因此,退出比赛实质上给消费型大众带来启示,竞技文化不仅是生产快乐的大众文化,更是一种以人为本,给予终极关怀的人性文化,因为身体健康是所有竞技得以展现的前提,也是人文奥运最核心的理念。
  再次,从“粉丝”文化来看,分为两部份,一类是通过电视图景接受刘翔信息的观众文化,另一类则是到现场观赛的票友文化。从文化消费心理来说,坐在电视机前观看刘翔比赛的观众由于有着共同的心理预期、目标——刘翔夺冠,因此,在这个时候把他们暂时凝聚成一个盛大狂欢节日的成员,尽管付出了时间、资源等成本,但却收获了两种最直接的感官快乐,一是被给予通常被压制的技巧公开、喧嚣的喝彩,二是逃避理智、端庄、稳重的限制能力。从而消解了他们社会生活中等级的次序性和社会主体的从属性,赋予他们社会支配式的满足感。当观感“控制”从刘翔比赛那里传递给观众,从而使现实中社会关系与电视机前的支配关系发生逆转,才能为受众生产快乐提供可能。当刘翔退出比赛那一刻,这种短暂的关系逆转把狂欢的大众推向了现实生活的压抑与迷茫中,观众付出的机会成本瞬时失去了释放的出口,因此观众会觉得失望,遗憾。但随着事件进一步发展,观众获取了越来越多有关退赛缘由的信息,他们的情绪也经历着期待——失望——遗憾——同情——希望五个过程,而最终对下次比赛的希望与最开始对比赛的期待形成同等的心理文化图景,电视机前观众通过后续报道得到了抚慰。而对于现场的票友文化来说,刘翔退赛似乎给他们团体式的狂欢带来更大的冲击,因为现场所有观众展现的是一种少有的群体的、公开的、宏大的社会叙事,摆脱了社会生活中程式化的关乎个体的微观化、隐秘化叙事,这样的体育消费实质上生产出一种不受压制和压抑的快乐。刘翔的退赛却消解了现场狂欢力量从属者日常生活中起压制和控制作用的对立面。但当观众走出赛场,回想刘翔跛着脚无奈地离开赛场等细节后,人性文化又一次回归到“粉丝”文化中,理解、同情代替了责备与不解,更加稳固了“翔粉丝”这个群体。
  最后,从民族文化、国家文化层面上看,没有政治色彩的体育比赛却显示出强大的政治功能,身体与想象性的政治一直伴随着中国的发展。从严复提出“体育救国”开始,中国就一直试图用强壮的身体去谋求国家的解放。新中国成立后,为了打消西方对中国“东亚病夫”刻板成见,中国掀起了全民健身的体育运动,同时也踏上了举国体制发展体育事业的征程,从80年代女排的接连胜利到持续不减的足球热情,再到中国在各种国际体育赛事中获得奖牌,再到大众掀起的姚明、刘翔、林丹、杨威等体育明星热。可以说中华民族的复兴与崛起一直伴随着体育事业的发展,体育竞赛或者说奖牌已经被赋予了中国体育精神和体育竞技水平的符号意义,成为了中国形象的表征。刘翔在田径项目上的突破更成为中国体育事业发展的一个标志性事件,更是对“种族论”的一种颠覆。当刘翔又一次站在北京奥运的赛场,其传达出的符号能指为:中国体育事业的发展和中国政治、经济、文化一样得到了全面的提升,体育强国、世界大国的形象进一步得到强化。因此,刘翔这个符号已经成为一种国家权力在体育领域的象征,代表了中华民族的超越和拼搏精神。从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家副主席习近平对刘翔和孙海平教练的慰问电中就可以看出这一点。习近平在慰问电中说,中央领导同志对刘翔的伤病很关心,希望刘翔能够及时治疗,早日康复。 习近平说,刘翔因伤病退出比赛,大家都会理解,希望他放下包袱,安心养伤,伤病痊愈后,要继续刻苦训练,增强斗志,为祖国争取更大的荣誉。从这一点可以看出,体育叙事背后的国家文化变得更加宽容和理性,国家荣誉这个宏大的主题焕发出更多人性的光辉,“放下包袱,安心养伤”表现出中国领导人坚持科学发展观,以人为本的执政理念,更从国家层面上对人文奥运的理念向世界作出了具象的阐释。
  “刘翔退赛事件”与其说是一次遗憾和失望,不如说让我们看到了上至国家,下至普通民众对人性文化最本真的回归,看到了中国转型时期的大众文化正在朝积极、理性、健康的方向发展。
  来源:网络

小编工资已与此挂钩!一一分钱!求打赏↓ ↓ ↓

如果你喜欢本文章,请赐赏:

已赐赏的人
最新评论(共0条)评论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