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新闻记者》近三年的媒介批评实践分析

扫码手机阅读
用圣才电子书APP或微信扫一扫,在手机上阅读本文,也可分享给你的朋友。
评论(0
  摘要:媒介批评实践在最近几年有比较大的发展。本文以《新闻记者》的媒介批评实践为蓝本,经过横向和纵向的比较,指出我国现今的媒介批评实践存在的不足,并提出改正方向。我们要在总结以前经验的基础上积极引导我国的媒介批评实践朝着更加良性的方向发展。
  关键词:媒介批评,实践,评价
  媒介批评(Media Criticism)伴随着媒介的诞生而面世。我认为,媒介批评就是依据一定的标准对新闻活动的各个领域和环节的评介与批判。媒介批评与媒介实践自始至终相伴相随,因而有“并蒂莲”之称。(刘建明,2001)
  20世纪80年代初,大众传播学传入中国,为媒介批评提供了理论依据和实施操作的具体方法。但是直接使用“媒介批评”这一概念,并对媒介批评展开理论研究,却是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1995年第4期的《现代传播——北京广播学院学报》发表了该学报主编朱光烈的文章——《批评,从我开始》,文章对“媒介批评”这个概念作了定义性的解释:“顾名思义,媒介批评是以媒介为研究对象的批评”。随后,吴迪在1995年的《现代传播——北京广播学院学报》第5期上发表《媒介批评:特性与职责》,他提出“媒介批评就是对大众传播媒介的批评,是对媒介产品以及媒介自身作用的理性思考”。这是我国学术界第一次从学理的角度对媒介批评进行研究。1996年,《电视艺术》在第1期至第6期上开设了“媒介批评笔谈”专栏,这是我国国内专业刊物上首次以“媒介批评”的名义开设的专栏。1997年1月17日《新闻出版报》开设了“新闻传媒评论学”栏目。1998年,《当代传播》从第2期起开辟“传媒评论学”讲座。2002年《新闻记者》开设“媒介批评”专栏。2004年《新闻界》推出了“媒介批评”专栏。但这些都是以理论探讨为主,缺少与实践的结合。
  据人民网2002年5月15日讯,王君超在《我国出现明确定位的媒介批评刊物》中指出,国内第一家以“媒介批评”为标识的新闻出版专业刊物是《报刊之友》(2004年第一期起更名为《今传媒》)。该刊从2005年起亦不定期开设以媒介批评实践为主的“媒介批评”专栏。除此之外,一些专业期刊也或多或少地参与到媒介批评实践中来。
  《新闻记者》杂志从2002年正式开设“媒介批评”专栏到本文统计时止,已经走过6年了,可以说它是中国大陆专业期刊中惟一一个有比较连续、系统的媒介批评专栏和文章。因此,对其专栏文章及相关的媒介批评文章进行研究能总结、归纳出一些中国近几年媒介批评的基本情况,它是中国媒介批评实践的一个缩影。除了“媒介批评”专栏的文章外,还有一些专栏中的某些文章也具有媒介批评的性质,如“传媒观察家”、“一月漫笔”、“争鸣空间”等。为了研究方便和反映动态,本文主要分析2005年1月至2007年12月《新闻记者》杂志上所有的“媒介批评”专栏文章,并着重分析2007年1月至2007年12月间所有具有媒介批评性质的文章,以期了解该刊媒介批评文章的数量、比例,作者情况和主题分布,或许对我国未来几年的媒介批评实践有所启示。
  一、20051月至200712月《新闻记者》的媒介批评专栏概况
  1、文章数量及比例
  从2005年1月至2007年12月,《新闻记者》共出版杂志36期,除了2007年第10期外,共有35期杂志设有“媒介批评”专栏。在此期限内,《新闻记者》共刊出“媒介批评”专栏文章126篇,占同期文章总数的8.9%。再从各年度的刊文情况来看,2006年的“媒介批评”专栏文章占全年文章总数的比例略低于2005年,但2007年的比例有所增加,但比例的变化不是很大(见表一),显示了《新闻记者》致力于做好媒介批评,为我国的新闻事业建言献策。
 
  表一:2005年1月至2007年12月《新闻记者》 “媒介批评”专栏文章数量及比例(说明:为了统计方便,笔者以第一作者的类别进行统计,不考虑第二作者的情况。)
  但从总体上来说,《新闻记者》在媒介批评实践方面呈现有所增加的趋势,这说明了媒介批评在学界和业界的重视程度有所提高,也体现了学界和业界对媒介批评认识的不断深化。
  2、作者概况
  作者因其立场、受教育程度、受媒介的影响程度等的影响,所以他们对媒介批评的认识、评价等在一定程度上会有所不同。根据作者的职业,我们大致可以将媒介批评的主体分为三类:新闻从业者、新闻教育/研究者和公众。从近三年的《新闻记者》“媒介批评”专栏文章的作者分布情况来看,最主要的参与主体是新闻教育/研究者,占“媒介批评” 专栏文章总数的65.9%,是绝对主体。这些作者绝大多数是各大学的新闻传播院系的老师和学生。第二大群体是新闻从业者,占了“媒介批评”专栏文章总数的21.4%,为新闻教育/研究者的32.5%,而最小的群体则是公众,仅仅为1.6%。除此之外,还有11.1%的作者没有标明身份(见表二),但事实上,这些作者很多都是从事与新闻有关的工作。
  
  表二:2005年1月至2007年12月《新闻记者》“媒介批评” 专栏文章的作者情况
  从每年的“媒介批评”专栏文章的作者来看,新闻从业者的比例在2005年到2006年呈急剧下降趋势,将近降低了一半。之后到2007年相对比较稳定。可公众的比例极小,而新闻教育/研究者的比例又过大,三者的比例并不均衡,这不利于平衡作者队伍,会降低批评效果。理想的状态应该是三者平分秋色,略有波动。
  从媒介批评实践的主体来看,公众作为媒介批评的最终消费者并没有成为媒介批评实践的主体,这或许与我国的媒介教育在这一群体的失语有关,使得他们不具有特殊的媒介背景,也缺乏媒介知识,所以只能完全根据新闻是否符合自己的兴趣和利益提出批评见解,很难具有系统性,但这又是人们心声的真实表现,应该重视。
  二、2007年1月至2007年12月《新闻记者》媒介批评文章的数量与比例
  因“一月漫笔”等栏目也经常刊登一些具有媒介批评性质的文章,所以为了更好地了解《新闻记者》媒介批评实践的近期情况,笔者选择了近一年(2007年1月至2007年12月)的全部媒介批评文章加以统计、分析。需要说明的是,至今学界和业界对媒介批评还没有一个统一的概念和标准,因此,这也给数据统计带来了困难,再加上一些文章的批评性质不明显,所以在统计时难免出现疏漏,但这并不影响从总体上对其进行分析得出的结论。
  从每月的分布来看,媒介批评文章的分布并不均衡。有的月份比较多,如2007年6月多达42.5%,而有的则较少,如2007年10月只有12.5%,二者相差30%。除6月、8月之外,其余的相对集中在25%左右(见表三),可以说媒介批评受到了一定的重视。另外,媒介批评文章比例较高的月份往往集中探讨了一些媒介批评的热点话题,具有一定的集中轰炸效果,有利于问题的解决。
   
  表三:2007年1月至2007年12月《新闻记者》媒介批评文章数量及比例.从具体的分析来看,总体来说,具有媒介批评性质的非“媒介批评”专栏的文章较“媒介批评”专栏的文章要多,约为其2倍。一年内共有媒介批评文章135篇(包括“媒介批评”专栏文章),占全年文章总数的26.7%。
  如果以日益发展的中国新闻事业所取得的巨大成就及未来中国新闻事业的发展趋势为尺度来衡量,作为在学界和业界有较大影响的《新闻记者》,其媒介批评的文章数量和比例虽然可观,但还是不够。
  三、20071月至200712月《新闻记者》的媒介批评文章主题与作者分布
  为进一步了解《新闻记者》媒介批评的内容,以期发现这些文章的主题和作者分布,并指出其中的不足,笔者对2007年1月至2007年12月所有媒介批评文章按照主题与作者分布进行了统计、分析(见表四)。这里说明两点:一、笔者将主题文章数量为1的均归入其他类中;二、分类是根据文章的主要诉求点来进行的,对于多个主题的文章,笔者以其最主要的主题和篇幅为计算对象,不作重复计算。
  
  表四:2007年1月至2007年12月《新闻记者》媒介批评文章主题与作者分布
  据统计分析,这12期杂志比较集中探讨的问题是新闻真实性,为21篇,这是一个上至国家,下至公众都普遍关心的话题。另外,各类业务探索的媒介批评文章也很多,共32篇。5篇以上的媒介批评文章还包括职业道德问题、权利、媒体责任、广告、传媒伦理、舆论监督、行业规则与职业规范、娱乐化等。可以说,内容取材范围面较广,重点也很突出,但对除篇数在5以上的主题外的主题则涉及较少,不利于整个媒介批评实践活动的整体性。
  我们还可以看出,新闻教育/研究者发表的有关媒介批评的文章比新闻从业者的多,而且,在具体的主题上,二者的内容侧重点亦有所区别,新闻从业者比较关注业务问题、新闻真实性及职业道德等问题,而新闻教育/研究者则相对分散。
  从上述简要的内容分析来看,《新闻记者》的媒介批评文章主要针对的是当前业界存在的失范现象,探讨了新闻媒介作为一种专业所应该也必须具备的规范,体现了媒介批评作为学界、业界、公众在互动中“协商规范”、“构建权威”的功能。但公众和新闻从业者却在很多主题上涉及较少,甚至没有涉及,总体上有“头重脚轻”之感。
  四、简要评价
  1、《新闻记者》媒介批评文章的数量较多、主题涉及范围也较广。
  如前所分析的,《新闻记者》2005年1月至2007年12月“媒介批评”专栏文章所占的8.9%的比例, 2007年1月至2007年12月所有“媒介批评”专栏文章数占同期媒介批评文章总数的9.1%的比例,以及2007年1月至2007年12月所有媒介批评文章占总文章的26.7%,应当说这三个比例都不小。而其在2007年1月至2007年12月所涉及到的主题有25个,也具有一定的广泛性。这些数据都表明了《新闻记者》杂志在去年一整年的媒介批评实践方面所取得的成就。但主题范围应当进一步扩大,新闻活动的各个领域和环节都应成为批评的对象,另外,有些主题的批评力度应当加大。
  2、《新闻记者》媒介批评文章的作者超过二成来自业界,超过六成来自学界,还有超过一成的作者未表明身份。并且来自学界的批评有增加的趋势,这不利于“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根据国外学者对于美国著名媒介批评杂志《哥伦比亚新闻学评论》(CJR)和《华盛顿新闻学评论》(WJR)所作的分析,从20世纪70年代到90年代,CJR的作者基本上有2/3来自新闻圈外,而WJR则较少圈外作者,1982年时为29%。不过随着办刊时间增加以及后来转由马里兰大学主办,1992年圈外作者增加到42%。(Northington,1993)
  《新闻记者》近三年来“媒介批评”专栏文章的作者有七成以上来自新闻圈外,2007年1月至2007年12月所有媒介批评文章的圈外作者与新闻从业者所占比例分别为64.4%和23.0%。体现了比较开阔的胸襟和气度。
  3、对照国外同类杂志,媒介批评文章数量仍有上升空间。
  CJR和WJR在20世纪70至90年代的文章中,CJR的批评性内容为53.5%,WJR的批评性内容是31.8%。(Northington,1993)
  同国外同行相比,虽然《新闻记者》媒介批评文章比例已经不小,但仍有一定差距。《新闻记者》的媒介批评虽然涉及25个主题,但仍然主要集中在业务探索、新闻真实性等方面,应当在媒介与国家政治、经济等方面的关系问题上有更积极的介入。
  4、适当增加作者中从业者和公众的比例,更好地体现专业自律精神。
  圈外作者从事媒介批评有的有距离的优势,有的有理论的优势,但因缺少理论指导或实践,所以难免留于表面,不能深刻。《新闻记者》圈外作者数量相对较多,但从业者的比例又明显减少,并有继续减少的趋势,而且二者之间的差距较大,再加上公众较少的参与,有“单极化”的倾向。因此,应适当增加从业者和公众的作者比例,这对于提高媒介批评作为专业自律的机制与功能大有裨益。
  我国社会正经历急剧转型,媒体的各种弊端会相继暴露出来,因此媒介批评也会越来越多。应该说不仅仅是媒介批评的增长,还有媒介批评的内容也会越来越广泛、越来越尖锐。像《新闻记者》这样的专业期刊若能以一种积极、主动的姿态来反映、引导和协调这些媒介批评,不仅能够促进媒介的发展,而且还有助于提高公众的媒介素养,为和谐社会的构建及良好的媒介环境做出贡献。
  参考文献:
  1、刘建明:《媒介批评通论》,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2001年版;
  2、雷跃捷:《媒介批评》,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
  3、谢静:《媒介批评在实践中发展——以<新闻记者>的媒介批评实践为例》,《新闻大学》,2005年冬。
  4、Northington, Kristie Bunton. (1993). Media criticism as professional self-regulation: a study of U.S. journalism review. Unpublished dissertation, Indiana University;

小编工资已与此挂钩!一一分钱!求打赏↓ ↓ ↓

如果你喜欢本文章,请赐赏:

已赐赏的人
最新评论(共0条)评论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