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从《丑女无敌》看女性主义的电视文本诉求

扫码手机阅读
用圣才电子书APP或微信扫一扫,在手机上阅读本文,也可分享给你的朋友。
评论(0
  时下,一部雷人的电视剧——《丑女无敌》已经洋洋洒洒地播出了三季,它讲述的是丑女林无敌自强自立、努力奋斗于职场的故事。
  这部电视剧以女性的视角,讲述女性的故事,连续剧中的女性形象与传统女性形象不符甚至截然相反。伴随其热播,当下开始流行一种“丑女时尚”,网上发出了新奇的口号:“丑女开启新时代,我们的时代到了。”有人说这反映的是女性主义的胜利。难道“丑女时代”真的开启了吗?下面从女性主义批判理论的视角,对电视文本进行分析。
  “性别差异”中的“他者”
  女性主义批判理论自从建构时起,就呈现出多元化的状态。20世纪70年代可以划分出资产阶级的女性主义、马克思主义的女性主义、激进的女性主义三种。20世纪80年代初,出现后结构主义女性主义,20世纪80年代后期,女性主义又面临新的概念:后现代主义。其中,马克思主义的女性主义、后结构主义女性主义与本文所要研究的对象关系较为密切。
  马克思主义的女性主义关注电视作为一种明确的资本主义体制所占据的位置并且如何影响到女性形象的塑造,强调对作为消费者的女性观众的研究,把她们的生产视为从电视的需要中所出现的一个过程……“电视依赖于把广大观众建构成为商品数量方式,它重复生产着女性形象,目的是为了让女孩形象符合有关‘女性’的现行(和主导)理念,尤其是要使这些理念能够满足某种经济的需要。”①
  后结构主义女性主义(post-structuralist feminism)主张妇女要反对在阳性和阴性之间进行形而上的或者生物学的二元划分,其目标是实现消弭性别差异的超然性———或至少要认可它们的文化结构。②
  实际上,从西方文明开始萌发时起,亚里士多德、阿奎那、培根、笛卡儿直到洛克、罗素等人都将两性视为二元对立的,这种二元对立孕育出两种相对立的品格和特质,而这一策略的成功使得男性永久地取得了优势的地位,而置女性为被建构的“他者”。③
  文化研究者斯图亚特·霍尔(Stuart Hall) 认为我们在生活世界中一直在将人归类,但在这些无数类目化的过程中,一部分人却被划归为与我群存有差异的“他者”。“他者”并不是某种自然或先天的规定,而完全是社会文化的产物,更准确地说是社会话语叙述建构的结果。这其实是刻板印象的形成过程。女性主义的研究者认为,大众传媒在性别刻板印象定型化的过程中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正如马克思主义女性主义的理论所描述的,大众传媒实际上创造出一个“拟态环境”来引导人们认为女性是怎样的、应该是怎样的。“电视作为‘最有权势的媒体’,对人们生活日益深入的渗透,也随着人们对电视日益加剧的沉溺和依赖,它可以强迫性地施加它的观念。”④大众传媒把女性的刻板印象固定了下来,电视强化了这一印象:女性应该是娇媚的、美丽的、性感的,在社会角色中,从属于男性,在家庭角色中,仍然是从属地位,男主外女主内。
  《丑女无敌》成功的原因分析
  女性主义批判理论在各个阶段的代表性理论,正是对女性主义胜利所要克服的困难的解读。
  回到《丑女无敌》的电视文本中,丑女无敌显然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电视宣扬的美女,而是一个带着黑框眼镜、梳着老土的麻花辫、身材肥胖、五官平平的女孩。在男权社会里,女色从来是被消费的。而“丑女”似乎颠覆了女性在影视剧中作为男性窥视对象、作为“看的承担者”的地位。
  那么,《丑女无敌》成功的原因何在?是女性意识的胜利?它的成功有很多原因,如成功的商业运作、精美的制作等,单就电视文本来讲,完美的叙事是其成功的原因之一。
  费斯克在其《电视文化》一书中介绍了托多洛夫的叙事理论对于解读电视剧的作用,托多洛夫提出,通常的叙事总是以平衡状态或者社会的和谐开始的,但这种平衡的、圆满的状况,经常会被打破,“叙事规划了这个不平衡的进程,并在另一种比较理想的、提升了的或者更加稳定的平衡状态中得到最终的解决。”⑤平静的状态被打破、问题的出现和问题的解决,通常是电视剧尤其是电视系列剧的基本叙事手段。
  《丑女无敌》的“奋斗神话”也遵循着这一叙事结构,第一季开始,相貌平常、体态丰腴的“丑小鸭”无敌机缘巧合地挤进了广告界——一个极其重视个人形象和时尚元素的地方,和裴娜竞争董事长助理岗位,成为她遇到的第一个困难,后来以她的出众才华解决了这一问题,从“问题出现”到“问题解决”,按照“平衡→不平衡→平衡”这一叙事结构戏剧性地展开,而后面的剧情不断重复这一叙事结构。尽管麻烦不断,处境艰难,但丑女孩林无敌还是凭借着一颗善良的心,用自己的勤奋、专业,和始终坚持的勇气,帮助英俊潇洒的费德南过五关斩六将,终于赢得了费总的高度信任。第二季里增加了新的人物和歌舞剧艺术形式,再加上先前的叙事模式频繁重复所呈现出的情节,跌宕起伏、生动有趣。
  可以说,撇开商业运作不谈,单就其作品本身来看,电视叙事的成功无疑是这部“雷人”电视剧一直保持很高收视率的原因所在。综上可以看出,《丑女无敌》的成功有其原因所在,传统女性形象是否被颠覆,还需要进一步分析。
  女性意识并未彻底觉醒
  在分析了《丑女无敌》成功的电视叙事原因之后,再来看电视文本所构建的内容和观众意识的形成。
  1.传统女性形象是主流
  劳拉·穆尔维在《视觉快感与叙事电影》中指出,影像的功能之一就是“观看癖”(scopophilia),通过观看获得一种快感,并且观众喜欢将自己的心理欲望投射到银幕人物身上,“电影所满足的是对有快感的观看的原始愿望,但它还进一步发展了观看癖自恋的一面”。⑥鉴于劳拉的理论,可以分析出《丑女无敌》的热播,是浅层次上电视叙事所构成的情节和编剧对观众的吸引,而不是深层次性别二元论的颠覆。
  在肥皂剧研究中,一直存在着一种看法,认为肥皂剧的叙事特征体现出了女性观看世界、处理问题、观照自身的独特方式,提供了一种女性话语的言说空间。”相当于为女性观众构筑了一个符合她们愿望的虚拟空间。这个虚拟空间是特意构造的,是一种愿望的诉求和安慰。电视剧的观众大多是女性,女性的自强自立的潜在意识得到了召唤,甚至是和无敌一样相貌平平、没有显赫背景的“丑女迷”们对此产生了共鸣,寻找到了自信的动力。观众对这部电视剧的热情是由于其在心理上找到了和无敌的共通性,是对其遭遇和奋斗的认同。
  仔细观看,就不难发现在这部电视剧塑造新女性形象的同时还塑造了许多的传统女性形象,如安茜、裴娜等,她们都是青春时尚、身材苗条、依附于男性的,这是和传统的女性形象一致的。她们的角色设置同样吸引男性的眼球,同时潜意识里使观众认同那才是女性美,也是女性观众追求和效仿的偶像。
  此外,《丑女无敌》中,林无敌除了形象不佳之外,其余的特征都和传统的性别观念相符,比如无敌的性格是温柔善良的,她的职业是充当男性的副手——秘书,这些都是和传统的女性观念一致的。
  女性作为电视观众的主体,她们从无敌那里找寻自信和动力,仍然羡慕安茜的家世、美貌和裴娜的性感,甚至渴望能像林无敌一样遇到一位白马王子彻底改变自己的爱情和生活。这些心理的投射,仍然是根深蒂固的传统女性刻板印象的反映,而不是女性意识的觉醒。
  2.无意识的公众
  马克思主义女性主义将女性权利和变化着的社会、经济条件相联系,从而使得女性主义带有浓厚的意识形态色彩。阿尔都塞认为,意识形态控制下的主体臣服于一个更高的权威,因此被剥夺了所有的自由。
  《丑女无敌》的观众中,4~23岁的女性观众所占份额高达11.58%。⑦虽然有这么一个庞大的粉丝群体热爱着“丑女”,但是并不意味着中国公众意识与公共领域在女性主义领域的成熟,这仍然是作为小群体所构造的“乌托邦”,它本身所具有的实在的公众民主意义令人怀疑。
  丹尼尔·戴扬把民主公众最重要的特征确定为具有稳定的社会交往性。民主公众在公开的自我表现中表明对某些价值的认同,对某种共好理念或世界观有所追求,他们因这些共同性的认同、理念或价值观形成公民团结。⑧“丑女无敌”的粉丝们并没有自己刻意的评判标准和意识,也没有对此剧的深层次文化进行公开认真的讨论。他们只是因为关注某一媒介事件,而无形中形成了有共同关注点的的一群人,他们缺乏固定的交往和联系,只是在人际交往和网络上随意地表达个人的喜好和情感,并没有公开表现出对于社会公共事务的严肃思考。在这个意义上,粉丝们对“丑女”的追捧,其实是公众的无意识行为,并不是深思熟虑后在女性主义意识的驱使下所表达的行为。
  通过上面的分析,可以看出固化已久的女性形象仍是这部电视剧的主流,颠覆只是这类电视剧用以吸引新一代年轻女性的手段而已,“丑”并不是女性形象的新标准。这就不难回答本文提出的问题,“丑女时代”开启了吗?答案是否定的。
  随着中国经济变革而来的话语空间压力的释放以及经济结构调整、经济形态多元化,客观上使得社会各阶层和族群都拥有了前所未有的宽松的话语场域,中国两性文化结构的男尊女卑观念也在20世纪遭遇到前所未有的巨大冲击。但是中国几千年的传统观念,不是短时间内能够被颠覆的,所以寻求女性主义的胜利,还是长远而艰巨的。
  注释:
  ①②ANN KAPLAN: Feminist Criticism and Television, in Robert C. Allen Channels of Discourse, the University of North Caro2lina Press, 1987, 229。并参考麦永雄等译本《重组话语频道》,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0年版
  ③何平 吴风:《“超级女声”与性别政治——西方马克思主义女性主义视角》,《南开学报》,2005年第5期,第48页
  ④吴飞:《传媒批判力》,中国传媒大学出版社,2005年第2期,第129页
  ⑤【美】约翰·费斯克著,祁阿红 张鲲译:《电视文化》,商务印书馆,2005年版,第199页
  ⑥【美】劳拉·穆尔维著,吴琼编:《视觉快感与叙事电影》,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第6页
  ⑦《人民日报·海外版》,2008年10月10日,第13版
  ⑧Daniel Dayan:The Peculiar Public of Television. Hermes.1997:7~8
  (作者: 霍文琦,单位:华中科技大学新闻与信息传播学院)
  来源:青年记者2010年6月中

小编工资已与此挂钩!一一分钱!求打赏↓ ↓ ↓

如果你喜欢本文章,请赐赏:

已赐赏的人
最新评论(共0条)评论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