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圣才学习网首页 > 新闻传播类 > 传播学

【案例】《南方周末》:一份报纸的脆弱与坚强

扫码手机阅读
用圣才电子书APP或微信扫一扫,在手机上阅读本文,也可分享给你的朋友。
评论(0
  ——试析报刊评论与公共精神
  哈贝马斯的“公共领域”一直是学界关注最多,也是争论最多的一大研究领域。哈贝马斯描述的公共领域是一个介于公与私之间的中间地带,既与国家相互抗衡,又与社会彻底分离,它向所有的公民开放,并且在平等对话、交谈与阅读之上形成公共精神,达成公众舆论。这种公共精神包含了民主、平等、自由、秩序、公共利益和负责任等一系列最基本的公共范畴。可见,公共领域是孕育公共精神的摇篮,而公共精神则是公共领域最基本的道德理想与价值追求。
  公共领域与生俱来就与报刊有着血与肉的联系,而一份报刊秉承自由、平等、民主、公正、不畏权威的公共精神,则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公共领域的健全与否。
  报刊评论作为社会舆论的引领者,毫无疑问是公共精神的践行者,同时也是公共领域的开拓者与构建者。当然,哈贝马斯的公共领域理论有着西方独特的历史逻辑和政治背景,国内学界也一直为其是否具有普适性而争论不休。与其在中国是否存在公共领域这一问题上裹足不前,不如冷静地考量这一理论对于中国新闻业的有益启示与积极意义。“公共领域”是一种理想境界,可能现实中并不能完全达到,就像极限,只能无穷地趋近,但是无法相交。就算在中国找不到完全符合的理想模式,至少也可以无限接近其描述的公平与民主。
  《南方周末》在中国的媒体中,被认为是一家值得尊敬的媒体,一份有良知的、说真话的报纸。它是一份严肃性新闻周刊,坚守启蒙、理性、正义、爱心。正是这些具有公共精神内涵的特质,成就了《南方周末》的独特品格与专业操守,尤其是承担着传播理性任务的新闻评论,更凸显了当下建设公共精神的需求。
  多视角聚焦公共事务
  公共事务泛指关系到国家、群体、私人共同利益的社会性事务,包括公共物品的生产供给和公共服务的设立开展。当下我国公民的物质生活得到了巨大的提升,精神生活也随之得到了前所未有的丰富与拓展。一方面公众思维与视野的开放促使报刊评论冲破了政府掌握话语权的局限;另一方面,丰富的评论反过来促进了公民对公共领域的关注和公共精神的养成,这样两者便能达到良性互动,为公共领域的构建创造了良好氛围。
  报刊评论的取材来源于所有与人民生活相关的话题,如公民就业压力、社会公共安全、环境可持续发展、社会道德伦理问题等,有些问题直接影响到人们的生命安全,如何引导公民理性应对这些社会问题,则成为新闻评论的重点话题。
  《南方周末》选择新闻题材有双重标准:其一,符合“新闻”自身的标准,这是一个必需的标准;其二,符合报刊自身的新闻理念。综观《南方周末》的选材,不难发现其取材的广泛与敏锐,所涉及的领域基本上可以概括为:政府决策及其决策行为对个人命运(或某一群体)的影响;社会道德和法治的冲突;官场现形记和运行规律;企业和政府关系以及投资环境,包括官场、人心、利益格局,各种怪事与乐事;城市人群生存状况,与就业、保障、城建、心态相关的事件;农村人群生存状况,村民选举、农民负担、宗族以及观念引发的冲突或事件;环保话题以及政府改革等。丰富的取材为《南方周末》全视角地关注公共事务提供了原材料,也为深度培养公民意识提供了现实的模板。
  多角度切入公共议题
  目前,我国正处在经济与社会的转型期,各类矛盾凸显,公共突发事件是这些矛盾的典型反映,如何应对这些公共事件已成为现在最热门的话题之一。2009年发生甲型H1N1流感事件,全国各大媒体纷纷在第一时间予以强势关注。由于《南方周末》发行周期较日报长,其新闻报道的时效性较弱,导致其往往不能在危机爆发初期完成及时告知信息的媒介职能。但《南方周末》扬长避短,将重点定位在报道的深度上,在其他媒体纷纷对危机的出现和变化等表面现象进行“狂轰乱炸”时,《南方周末》则在危机持续期和恢复期对危机进行深入的调查分析,追求深度报道,并通过针对性强的评论引导公众对事件进行反思。
  《南方周末》针对这起危机事件发表的三篇评论也都是从反思的角度来考察这次危机的。《面对猪流感,最该反思的是人》和梁文道的言论《另一种准备》,都从环境污染全球化的角度来反思这起危机发生的背景,《“猪流感”时代学学猪坚强》则对危机时期公众的心理疏导进行了反思。这些评论扩展了甲流危机报道的反思面,对于引导公众更为全面、深刻地理解危机发挥了作用,目的是对公共事件更深入地思索,让冷静下来的人们有所深思和体悟,进而引发人们对于人性的自我审视,引导事件向正确积极的方向发展。
  理性疏导公众情绪
  2010年4月14日,青海省玉树发生7.1级地震。全国各大媒体立即刊登玉树地震的消息,随后纷纷推出有关地震的特别报道,《南方周末》则不落俗套地制作了“哀玉树”特刊。一篇题为《用我们的目光照亮他们向天国的路》的编辑部社论,提到国家是一条纽带,将每个国民连接在一起;当遇到困难时,我们要彼此援手、彼此礼遇。地震尽管发生在西部偏远的青海省玉树,但灾难牵动着“我们”的心,拯救每一个遇难同胞的生命已成为“我们”的首要共识。此外,两幅新闻摄影作品呈现了北京天安门广场和西宁广场上的哀悼群众:尽管身在玉树之外,但“我们”的心始终与玉树人民同在,通过默哀的仪式悼念死者、为生者祈福,从而在一定程度上减轻恐惧、昭示希望。“哀玉树”特刊的报道信息构成读者认知地震灾情的拟态环境,并合理引导社会舆论的发展。这个拟态环境中呈现的信息是公正的、全面的、积极的。从这些信息中,读者不仅能透彻地了解玉树地震,同时消除了由于盲目无知而导致的恐惧,并在互助互爱中看到生命的希望。
  《南方周末》是值得尊敬的,因为他们的专业与坚持,更因为他们的脆弱与坚强。《南方周末》的坚强在于对公共精神的不懈追求,对自身社会责任的坚持,然而不幸的是它的脆弱在于身处中国这样一个急速转型的现实背景之中,任何尝试都不能改变现有的游戏规则。一切真正的改变,只能期待现行体制转变。大众媒介是公共领域的勃兴力量,是建构公共精神的坚强后盾。如何为公众创造理性、健康的公共空间,仍可谓任重而道远。
  参考文献:
  ①哈贝马斯著,曹卫东等译:《公共领域的结构转型》[M], 学林出版社,1999年版
  ②范红芝:《略论“甲型H1N1流感”疫情报道中的问题与改进策略》,《东南传播》,2009年第8期
  ③《<南方周末>“哀玉树”特刊》,2010年4月22日
  ④姚君喜:《社会转型传播学》[M],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2008年版
  ⑤谢金文:《新闻与传播通论》[M],复旦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
  (作者:蔡麒麟,单位:安徽大学新闻传播学院)
  来源:青年记者2011年2月下

小编工资已与此挂钩!一一分钱!求打赏↓ ↓ ↓

如果你喜欢本文章,请赐赏:

已赐赏的人
最新评论(共0条)评论一句